名氣這東西,只有業內人士才有發言權。我們說流瀲紫、蔣勝男很有名氣,但是真正的演員Pretty renew 呃人就會覺得高滿堂、王麗萍的名氣才是貨真價實的。所以也不敢評價,只是聽所謂專家的話,說錢鐘書的名氣要比楊絳先生大。

今天楊絳先生去世,105歲的壽命是恩賜,也是苦楚。其中心酸只有自己才能知道了,畢竟先後送走了丈夫和女兒,然後一個人生活在世上。雖然有書萬卷,多少人慕名求見,但是心裏的悲楚又怎能輕易對別人說。

一直很喜歡楊絳先生,因為可能在語文課本上讀過她寫的老王,尤其是說老王嵌在門框裏一句讓人動容。也是因為這個才知道了五七幹校這個詞。一直很排斥文革,覺得是知識份子的災難,某些人唐宗宋祖就行,其他人讀名著小說就不行。道理是偏的,怎麼會令人敬服。即便之前風起雲湧,不懂得後來者居上,也不得讓人流連。

老王是個好人,楊先生也是個好人。記得那篇文章最後是老王提著雞蛋去看先生,而先生執意要給老王錢。老王不得已的接受了,眼裏似乎含著淚花。老王是個普通人,不知道有知識是怎樣的,也不知道知識會給人帶來災難和榮耀。他只是因為楊先生一家經常坐他的車,好像是錢璦曾給老王治眼睛送過東西,所以感恩在心,覺得人間自有真情在,所以才會在生命最後幾天去看了先生。先生最後似乎說到愧怍,覺得不應該那樣對老王。其實這多無奈,知識不能成為力量,反而是一種要讓別人遠離從而不受傷害的一種東西。那又何必造字呢。

後來零零碎碎的讀到了很多楊先生和錢先生的逸聞趣事。然後才知道如林徽因般,楊先生也是大家閨秀、千金小姐,認識錢鐘書,即她口裏書裏的默存之前從來沒做過家務,卻因為愛上脾氣古怪才華橫溢的鍾書先生,甘願為他去做家務鑽石能量水,甘願成為一個家庭主婦,而不是一個軍官太太或貴婦人。記得曾讀到過說楊先生剛開始做飯的時候,一看見油四濺嚇的跳出了廚房,卻被孩子一般的鍾書先生說了撒嬌的話,大概是我想吃,然後又默默硬著頭皮走進了廚房。這深情一片,只願錢鐘書先生收留。只願自己愛的人能吃到飯。

後來有了女兒,錢先生還是改不了自己的頑劣個性,楊先生說錢先生經常會在女兒被子裏塞笤帚等東西,還會用毛筆在女兒肚子上畫東西,嚇得女兒老是大叫,楊先生趕緊跑來,錢先生卻一臉得意。這樣的生活雖然令人哭笑不得,卻實在有趣。不身在其中的人體會不到那份愉悅和開心,只覺得爸爸太瘋了。楊先生愛的是完整的錢先生,而不只是那個會好幾國語言,融匯中西、博古通今、說話幽默的大才子。所以別人覺得他瘋,楊先生卻明白這是他的真性情以及無法抹去的想像力和創造力。尤其是當錢先生給楊先生講圍城裏的那些令人捧腹的情節時,那才是兩個人最幸福的生活體驗。錢先生淡泊名利,曾拒絕來採訪和見他的人,並說,如果覺得這個雞蛋好吃,又為什麼非要見這只老母雞呢?

還讀到過楊先生寫傅雷的文章,說和錢先生去傅雷家做客的時候,會特別把傅雷和傅聰兩個調皮鬼支走。但是談話到一半的時候,傅雷就會突然轉到樓梯間,看見兩個正在笑嘻嘻的小傢伙。這下可再也忍不住了,誰勸也沒用,抬手就要打孩子。很生活化的場景,很可愛的傅家父子,很有心和很有文筆的楊先生。

今天微博上都在傳楊先生的經典語錄,好多好多,比如發現,與世界無關,只跟自己有關系。但是想起楊先生,只想起了一句話,是在看到一篇文章中引用楊先生的,我們和誰也不爭,和誰爭我們也不屑。淡定從容如此,方是楊先生傲鑽石能量水 問題骨和處事風格的體現。

引用海子的一句話,今夜我們不說文學,我只想你楊先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