多年來居住在江南水鄉,跟水有著不解的情懷,水邊的蘆葦,水底的魚蝦,碧波上栽種的荷花血管瘤手術和菱葉,漁舟和夕陽,白鷺和沙洲,多麼美好的江南風光。一直慶倖自己是個江南女子,縱然沒有親身穿越十裏荷花采蓮采菱忙,然而卻年年可以吃到新鮮的蓮子和菱角。這菱角,正是聞名天下的嘉興特產南湖菱。

  

  南湖菱,江南人可心的一種時令鮮果。九月金秋,采一把水靈靈的南湖菱,生吃熟食皆可。它宛如一個小小的元寶,通體碧綠,嬌小可愛的模樣,讓人一下子就心生喜歡。暗藍色的搪瓷碗盛滿了雪白的菱肉,母親或蔥油炒,或滾豆腐,糯香嫩滑,它流淌在記憶裏,至今依然讓我魂牽夢繞。鄒麟在《采菱曲》中稱“鱗比魚鮮別樣鮮”,我是極力贊同的。李符在《詠菱》詞中寫道“雪藕也輸甜脆”,可見這菱的味道之美。它深為當地百姓喜愛,生食生津,熟能當飯,菱肉燒豆腐,是嘉興的地方名菜。

  

  南湖菱是嘉興獨有的品種,因其無角而著稱。它還有一大堆別名:餛飩菱、小青菱、元寶菱、圓菱、團角菱、和尚菱,外形一如江南人的溫和敦厚。天下的菱都是有角的,所以稱為菱角,唯獨這南湖菱沒有角,你說奇不奇?這無角菱,並不是哪里都種得出來的。它的種植範圍,明代人李日華在《紫桃軒雜綴》裏寫道:“此物東不至魏塘,西不逾陡門,南不及半路,北不過平望。周遮止百里內耳。”我的家鄉恰巧在此範圍中,水光瀲灩,物產豐富。想起一個典故,“橘逾淮南則為枳”,大概,把南湖菱種到別處,也會長出尖尖的角來吧。

  

  有關南湖菱的來歷,民間流傳著這樣一個美麗動人的傳說。

  

  嘉興南湖畔有個小村莊名叫許家村,村民靠種小青菱為生。可這小青菱長著尖尖的角,賣不上好價錢,村民們生活常常陷入困頓。一個英俊的青年阿天決心尋找傳說中的無角菱,並且立誓要找到這菱中珍品。春去秋來,阿天搖過九十九條河,經過九十九座橋,卻連菱的一點兒影子也沒看見。他疲倦地躺在船上睡著了,夢境中,一個身穿翠綠裙衫,頸挽雪白菱花花環的姑娘朝他款款走來。夢醒後,阿天從水裏撈起一叢菱蓬,驚訝地發現上面結著無角菱。他帶著菱種回家,從此,南湖裏長出了無角菱。南柯一夢,美麗的菱花仙子被當地青年的熱忱和善良打動了,顯身前來幫助。據說,南湖邊確實有個許家村,種菱為生,經查證他們的後代現在還有人在種植南湖菱。民間文化創造了一個菱花仙子,給南湖菱增添了一道神秘的色彩。

  

  沉浸在傳說的遐想裏,我翻閱史料,明《嘉興縣誌》記述:“滮湖亦稱南湖……倚水千家,背城百雉,兼發楊柳,菱葉荷花,綠漫波光,碧開天影……此一方最勝處也。”可見南湖菱在嘉興已有幾百年的歷史,南湖的萬福橋內,繞過石舫,是煙雨樓前的長堤,堤內是荷花池,碧綠的荷葉,亭亭的荷花,賞心悅目。堤外是菱田,荷花灼灼,菱葉茭茭,想像著此情此景裏遊人泛舟湖上,波光水影下藏著一個個小精靈,它們被一雙雙纖纖玉手捧起,蘭花指輕輕剝開脆皮,“菱角一粒佳人笑”。不錯的,這煙雨樓前的碧波微創手術,輕輕漾動著一個精靈的名字,它是南湖孕育的珍奇,在歷史的長河中,非常有幸地和眾多的嘉興特產,如桐鄉的槜李、杭白菊,一起成為一個個響亮的名詞,讓嘉興人如數家珍,滋生一縷濃濃的鄉情。

  

  南湖菱大約在清明播種,菱農精心挑選了菱種,上好的菱種是南湖菱品質的保證,隔幾年就要進行換種,否則就會長出有角菱(俗稱野菱)來。菱農用繩子圍好一片水塘,水面上撒下淺綠色的菱秧。漸漸地,菱秧就長成密密麻麻的一片,葉子挨著葉子,相當熱鬧,菱形(我一直覺得菱的名字和它葉子的形狀有關)的葉子顏色逐漸變深,開出淡白色或微紅的小花。到七八月間,一只只若有若無的小菱就躲藏在菱葉底下,起先只是一個雛形,掐開來,是一點濃稠的汁水,隔三五天,竟長得有模有樣了。它們吃著清澈的河水長大,日益豐滿。我們曾在河邊撈了從遠處漂來的菱秧,栽種到屋前的大水缸裏,養一枝荷花,再捉幾尾小魚放進去,荷花開過不久,菱葉下就開始長起果實來了。那情形,似乎又和當年南湖裏栽種的荷花、菱花重疊,相映成趣。

  

  南湖菱的收穫期在八到十月間,正是蟹肥水美的時節,菱田裏一片采菱忙。在我的印象裏,采菱是大姑娘小媳婦愛做的活。倘若一個小夥子擠進菱田,大約要被女人們群起而攻之。采菱的畫面,雖然不像電視劇或大幅水鄉宣傳畫上,姑娘身著藍印花布,頭裹素雅的方巾,湖面上飄起輕輕的歌聲,那般美妙和詩意,但大抵是有些江南特色的,在農民畫家張覺民的《南湖菱歌》中,你可以約略窺見采菱時的美麗風光。你看那姑娘們劃著菱桶(在普通鄉下人家,通常可以看到一個個木頭製作的愛利納明橢圓形桶,那就是菱農采菱用的菱桶),自由地穿梭在水面上。劃菱桶也是一項絕活,門外漢就有翻船的危險。采菱姑娘從小就掌握這門絕技,縱使落水,也大多是互相嬉鬧所致。我喜愛看采菱的場面,黃昏的斜暉裏,一群女人誤入菱花深處,水面上飄來歌聲和笑語,她們一邊動作嫺熟地採摘南湖菱,一邊玩鬧著,充滿水鄉生活的悠然和閑情。那小山似的菱角,堆積在菱桶裏,讓美麗的身影在漸漸暗淡的天色裏,顯出些朦朧的詩意來。南湖菱的收穫期不長,一個月左右,收穫期過後,菱塘就有些殘敗了,這時“蝶葉參差剩寒翠”,采菱的女子漸漸散去,水面上的熱鬧也就不復存在了。